一個害怕風險的故事


「別人名為『風險』,我稱之為『機會』,但別人視為『低風險』的機會,我稱之為蠢問題。」 -Taleb
“risk” I call opportunity; but what they call “low risk” opportunity I call sucker problem. 
 
某位男子想開車出門和女朋友約會。
新手上路的他,十分害怕「車禍的風險」,
於是他決定緩慢的駕駛「降低車禍的風險」,

由於開太慢了,中途還被警察攔下來,
因為這「意外的風險」耽擱了不少時間,

到達目的地時遲到了一個小時,讓女友十分不開心,
因為他忘了「無法達成目標的風險」後果也十分嚴重。

到底是「車禍的風險」重要?
還是「無法達成目標的風險」重要?

或許都很重要,要是車禍也同樣無法達成目標。
---

過了幾天,男子一位好友開車出了車禍,重傷住院。
這消息讓男子既難過又緊張,因為他今天約好和女友開車出去約會,以補償上次的過失。

「車禍的風險」在這時候被放大考慮了,即便男子知道這只是心理作用,但心中的恐懼仍揮之不去。

他決定選擇「無風險」的作法 - 在練好車之前暫時先不開車出門。

女友知道後,就決定和他分手。

---

故事到這裡告一個段落。

通常大家都會想,如果他以正常的速度駕駛,是不是這些問題都沒有了呢?

但在投資的時候,我們的決策流程,常常和這位男子一樣,受到了許多事情左右。

「風險就如同空氣,我們無法隔離它生活,更無法只吸氣不吐氣。」

我們害怕錢放在銀行會被通膨侵蝕,想賺錢卻又害怕虧損,比起虧損,又更害怕投資的企業倒閉。

尤其在每次股災以後,恐懼的心理還更加強烈,甚至持續好幾年,因為恐懼而錯過各種機會。

「害怕風險的同時,恐懼本身往往造成更大的風險。」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