進行私募的公司,2年後股票賠掉一半的機率高達 20%



如果公司進行私募,你可能要小心這檔股票


一間公司需要資金的時候,有幾種募資的方式,
例如:現金增資、盈餘轉增資、公積轉增資、長短期借款等等。

對股東來說,公司如果需要錢,最好的方式是自己賺,
沒事最好不要跟股東要錢。

公司執行庫藏股,到底是利多還是利空?

公司執行庫藏股,到底是利多還是利空?



今天和一位研究員朋友聊天,
他最近面試了一個菜鳥,
那個菜鳥的選股方法,
第一個條件,竟然是那間公司必須執行過庫藏股,他才考慮買進。

我朋友一聽差點沒昏倒,

看來對庫藏股這件事情,一般投資人還是有著很深的誤解。

以下分兩段說明:
1. 什麼是庫藏股?
2. 實證研究 - 庫藏股能不能賺錢?

投資有沒有穩賺的方法? 關於這問題,有一個壞消息,和一個好消息...


「投資有沒有穩賺的方法?」

每次和陌生人聊到投資,很多人 都會問這個問題。

關於這個問題,
我有一個壞消息,跟一個好消息。

如何用Google Trends 找到股價高點?

怎麼用Google Trends 找到股價高點

「你用過Google Trends 嗎?」


「有聽過沒用過,怎麼了?」
「我想給你看個數據,很有意思。」我說,

上週在國父紀念館附近的一間咖啡館,
約了一位研究員朋友,想了解一下他對Google Trend數據的看法。

減資的股票,每4檔就有1檔會虧50%?! 大股東沒告訴你減資真正4個原因



市場先生這篇文章共分成3個部分
1. 什麼是減資?
2. 大股東沒告訴你,減資真正的4個原因
3. 真的嗎? 實際驗證一下


減資就是減少股本,是一種公司財務上的調整

股本,是公司最原始的資金數,也代表這間公司有有多少股票


有一天,大雄 在台灣開了一間銅鑼燒店,
他拿出了100元資金,這100元資金稱為 "股本"。

公司現金增資向股東要錢,未來上漲的機率不到3成



看到公司現金增資,你應該買進嗎?


我信箱時常收到營業員寄來的信,
內容寫著 「...股票申購資訊...」,
列著各個公司申購的價差有多少,可以申購的公司有兩類,

一種會寫著「新上市」或「新上櫃」,

高殖利率股票真的比較好嗎? 一個失敗的實驗



什麼是現金殖利率?


一般提到股票的殖利率,指的都是股票的現金殖利率。
現金殖利率的意義是,把股票當成存款或債券一樣,
把每年配發的 現金股利 當作利息,計算報酬率。

什麼是除權、除息?



有個朋友最近剛開始投入股市,
因為他聽了同事推薦,
對高現金殖利率的股票特別著迷。

「你知道除權息嗎?」我問他,但他只是搖搖頭。

「你知道,現金股利 只是把左口袋的錢,換到右口袋而已嗎?」

投資要怎麼開始? 從報酬率最高的投資開始



常常有很多人問我,

「要怎麼做投資?」

「可是我沒錢,沒時間,你覺得我要投資甚麼好?」

程式交易到底能不能賺錢?



會不會賺錢,和程式沒有關係,

順勢交易靠什麼賺錢?



"追高殺低、多空雙巴!"
"龐大的連續虧損難以承受!"

談到順勢交易時,並非許多人都有愉快的經驗。

策略設計一定要注意 - 退場機制



策略設計時,
要盡可能建立堅固且廣義的策略假說。
最好清晰到足以辨識這假說的原則是否改變,

對專業的交易者來說

處理虧損

先預想買進持有標的物的一個市況
「當天從平盤漲停,再下跌回到平盤。」

在這過程中,心情會經歷了甚麼樣的變化?
是高興多一點? 還是惋惜多了點?

處理虧損最困難的並不是止損的行動,
而是面對虧損時的心理狀態。

再試想一種市況,

「當天從平盤跌停,再上漲回到平盤。」
是痛苦多一點,還是僥倖多了一點?

事實上,這兩種市況從結果來看並沒有差別,
市場上有一部分人經歷其中一種市況,
必然有另一部分經歷另一種,
不同的心境,很可能影響到處理方式的不同,

但這樣正確嗎?

下次遇到任一種市況時,
試想想如果今天持有部位是反向的,
那心境會如何變化呢?

執行交易系統的是人,
讓心境不受市況影響,
交易系統才有可能順利的執行。



績效回測 - 敏感度分析


敏感度測試 → 提早避開危險

如果想避開「過度最佳化」、「曲線套入」,
你該怎麼做?

一般人的做法是,
「使用足夠樣本、避免過多參數、避免策略過於複雜、不過度回測、使用樣本外資料。」

「最重要的,不要過度樂觀。」
只要我們不欺騙自己,便不會進行過度最佳化與曲線套入。

這不代表這些危險就不會發生。
有些時候只是你的無心之過,例如:

1.樣本還是太少...並非真的太少,而是樣本的數據欠缺多樣性,例如使用的區間內完全沒有經歷大空頭市場。

2.參數還是太多...只用了2個平均線的參數怎麼叫多?其實你用到的open、high、low、close開高低收,也都是參數。你用的每一個轉換的function,取移動平均等等,也都是參數。可以試問自己,為什麼用收盤價? 如果改成今天開盤價會有甚麼影響,改成下一根的收盤價,會有甚麼影響? 換成加權移動平均,會有甚麼影響。

完整的市場資料絕對必要,
但參數多並非全然不好,為了實現策略的完整性,必要的參數便無法太簡化。

敏感度分析,可以透過簡單的調整參數,測試資料的敏感性,去驗證策略是否禁得起小幅變化考驗。有疑慮的策略即便只是微調數據也會對績效產生極大變化,如此在未來的市場它將不堪一擊。

一般大多只會調整數值參數,對時間軸、週期等參數大小作調整。
以下提供另外兩種操作簡單的另類測試:

1. 晚一點進出場 & 早一點進出場
對長如持有10天以上的波段單來說,晚一天和早一天收盤或改成開盤價進出場,不應該對績效產生過大差異,或是晚一天最高價或提早一天最低價進出場等等亦同。對當沖策略來說例如晚5分鐘或晚10分鐘進出場,重要的不是多久,也不是這些績效的高低,而是觀察績效是否有出乎意外的變化。(如果因為這樣測出更好的績效,就因此改變策略的話,自求多福吧 !)

2.固定時間出場
使用固定時間出場,意味著出場為隨機,策略的好壞將完全取決於進場策略的能力。根據策略持有長度,不同的固定時間出場,例如10天、15天,不應該與預計的績效有過大落差。



「Trust,but verify.」
信任,但要驗證。 -雷根總統



關於資產配置這件事


資產配置相關理論認為,
把總資本按一個「最適比例」比例投到股票、債券、現金等資產,
將可獲得最佳的報酬/風險比例。

如果把自己的自有資金,像基金一樣當成必須充分投資,
假設這不是一種強迫症,那這理論或許會有一點點幫助;

大多數時候會沒幫助,除非得到另外一種強迫症,

就是採用相對大盤績效,也就是衡量基金經理人績效的方式來衡量自己的私人帳戶。

這樣或許對你的交易心理有很大的幫助 - 得到了明確的績效衡量方式與掌控感。

但仍然對帳戶金額沒甚麼幫助就是了。



不需要抓轉折點

許多人喜歡成交在轉折點,
買在最低、賣在最高,

這是典型貪婪與恐懼的表徵。

貪婪是深怕錯過最低點與最高點,
少賺最後的一哩。
恐懼是害怕自己判斷錯誤,
透過抓轉折點看似能減少些損失。

看線圖後可以發現,
轉折點成交量比例,通常只佔整個走勢極小一部分。
可能不到10%,
(一些被主力炒作的個股例外,屆時流動性風險遠超過價格風險。)

越好的點位,越是難成交。
但他們並不在乎,
因為若換成順勢交易,
則有50%機率成為最差的點位。

一樣都是50%,有差別嗎?

抓轉折成功了,會被當成買在最低、賣在最高的天才,
順勢操作失敗了,就是買在最高、賣在最低的蠢蛋,

大家都想當天才,害怕被當成蠢蛋。

當交易不是為了賺錢,
而是為了證明自己(看起來比較聰明、不是蠢蛋)時,
這道證明題得付出不少成本。

即便是專職的逆勢交易者,
也不會去執著於這種極端的轉折點,
區間操作時,他們掌握更小的區間,
極端價格發生的更加頻繁,
使他們不致落入這種機率上的基本錯誤。


克服人性,永遠是戰勝市場唯一的路。



名詞介紹:最大交易回落 Max drawdown (MDD)

Max drawdown 指帳戶淨值從最高點的滑落程度,
意義在於,從任一時間點進場可能遇到的最糟狀況。

但有幾點比較容易被忽略:

1.只能根據歷史得到過去的最大回檔概念,但數值本身與未來最大回檔毫無任何關係,直接用它來評估準備資金亦會過度槓桿。

2.影響MDD的要素有,持有時間長短、交易頻率、部位大小、市場波動程度、災難或特殊事件,顯然我們無法100%控制所有要素的影響程度。

3.順勢交易的最大回落常常同時是獲利回吐。

4.在完整的策略中,它並非一個值,而是一個帳戶淨值的百分比,也是一個相對當時市場狀況的百分比。
簡單來說,它就跟10年內的某次大地震一樣,事前不知道規模,事後也不會再發生一次一模一樣的事情。

雖然不知道未來會有多大規模,但不可能只做同樣程度的準備。



除了勝率和賠率以外,最重要的因素 - 交易頻率




交易頻率是績效隱藏的推手與殺手


期望值除了勝率和賠率,

還有一個重要的因素 - 交易頻率

交易頻率越高,代表單位時間內交易越多次,

它有以下特性:

1. 頻率越高,總報酬將越趨近於期望值
2. 
頻率越高,潛在的總報酬可能越高
3. 頻率越高,單筆交易的獲利可能會降低
4. 頻率越高,手續費影響提高

前兩項是正向影響,後兩項是負向影響。
但最關鍵的是手續費影響。


新手一定要避免過度交易



過度交易,就是過度頻繁的進出,

有許多策略的確可以靠很高的交易頻率,累積很高的獲利,
只是加上交易成本後,
許多短線策略變得無利可圖。



單筆平均獲利夠高,才能用高交易頻率,撐起交易成本


我以前曾拿一套我寫的長線策略,和我朋友一套最好的短線策略。
不算交易成本,它的總獲利和我的差不多,
但加上交易成本後,總獲利變成2/3,多的都在付交易成本。
(不過後來這兩套策略都遭到很大的績效回落...)

---

不是勝率、不是賠率,也不是交易頻率,
目光最後停留的地方,
應該是帳戶的淨值成長。



<Mr. Market市場先生 Facebook粉絲團>

<市場的本質:永遠不存在正確的答案>

<高勝率 vs 高賠率 哪個比較好?>

<名詞介紹:賠率>

<你不需要百分之百的機率 - 只需要把握3成>

發展策略最重要的三個立足點

策略的發想大致有以下幾種方式作為最優先的立足點:

1. 反映人性的特徵
2. 法規與市場的衝突
3. 市場的本質與特性

這些假設,
層次不同,
它們都存在有一些夠長期的基本特質,
即便市場恐慌、法規改變、市場本質改變,
根據這些假說,
將得以支持策略持續運作下去,
策略也將會隨環境改變而適應新市況。

不同於基本面、技術面、籌碼面,
基本面假設企業財報或經濟數據具有預測;
技術面假設價格反映市場買賣程度;
籌碼假設持有籌碼者對價格有較強的影響力。

這些假設,只有在充滿限制的狀況下才有可能成立。
當市場不恐慌、企業不做假、市場長期穩定,
基本面才有較好的預測力,
當走勢長期平穩、沒有主力主導、沒有流動風險,
技術面才會容易獲利,
當市場流動有限、資訊不完全、人性一如常態時,
籌碼面才會成立。

當時空背景因素一改變,
單純基本、技術、籌碼面的策略通常快速滅亡。
唯有從人性、法規、市場本質出發的策略,
足以調適這樣的改變。

因此,
雖然這些策略難找難建立,但值得一直努力下去。



名詞介紹:系統交易 vs 程式交易

程式交易是一種方法,
系統交易則是一種概念。

程式交易是體現交易系統最具代表性的方法,
但系統交易不一定得靠程式交易來實現。

「系統交易」
在於建立完成的交易系統,
從策略邏輯與假說形成、數據引入、策略架構、進出場、風險控管、資金管理、回測與實測等等。利用有系統的方式,摒除人性,建立起一套透過紀律便能獲利的策略。

聽起來跟程式交易很像嗎?

「程式交易」
就只是將交易流程自動化罷了。
但它最大的價值在於,透過機械化的方式實現完全的「紀律」。
最簡單的程式交易可以僅止於進出場,但毫無意義,

程式交易最大效果在於實現一個可獲利的交易系統。
其次是方便管理,將個人的管理幅度透過程式提升到最大。

最常聽到的誤會是,認為程式交易比較好賺錢,或是程式交易賺不了錢。

在市場中,沒有不能賺錢的工具,只有不能賺錢的人。



研究 - 順勢交易是否能賺錢?


今天和朋友在喝咖啡時,聊到了以前想很久的市場報酬分布的問題,
強者我朋友就順道做了一點統計,

「驗證順勢交易是否能賺錢?」


測試了S&P、DAX、FTSE、上證、台指後發現,
以日線來說,5個市場中,4個市場存在明顯的下跌厚尾,
唯一最效率的市場是S&P,它相較其他市場幾乎沒有驟跌的恐懼。
另外,5個市場在上漲的部分幾乎不存在厚尾現象。

這是個很有趣的結果,也說明了越成熟、流量越大的市場,越存在著效率。

S&P完全沒有做順勢當沖的機會,
反觀台股與上證,由於高頻交易是受流動性限制,
少了極短線進出造成當沖及順勢的滑價成本,
反倒提供給當沖及順勢交易很好的機會。

以周線來說,各市場在下跌時均有厚尾的跡象,

反映了市場在空頭時的短期極端不理性,也說明時間拉得夠長,
順勢交易仍有一片樂土,但要避開短期洗刷。

最重要的是,得到了一個重要的市場篩選方法以及退場機制。

「要是某一市場的某一時間架構,逐漸失去厚尾現象,便不再適合進行順勢交易。」


結果-日線
S&P http://ppt.cc/Rotu
DAX http://ppt.cc/ClrU
FTSE http://ppt.cc/-ufD
上證 http://ppt.cc/hKOL
台指 http://ppt.cc/doV7

結果-周線
S&P http://ppt.cc/-fCj
DAX http://ppt.cc/maRg
FTSE http://ppt.cc/FN~t
上證 http://ppt.cc/0Kwy
台指 http://ppt.cc/HjYN

資料取自美國yahoo finance,樣本取將近2000筆,日資料來說大約回溯到2005年左右的資料,周資料則約500筆回溯到2000年。

使用方法:數列中橫線為理論分布數量,越左側為越大的跌幅所對應的次數,越右側為越大的漲幅所對應的次數。



風險管理 vs 資金管理

讓我們來分清楚這兩件事情分別是在做甚麼!

【風險管理】
第一個層次是對單筆交易的風險控制,
透過停損、停利,適當的出場機制讓單筆交易風險得以限制。
它影響到最大回落(MDD)、平均虧損,以及單筆最大虧損。


第二個層次是長期的監控交易是否維持穩定狀態,
這時的影響因素就不單單只是單筆交易的控制能解決。
包含交易系統是否運作正常、市場行為是否改變、波動性或價值是否有驟變。
由市場波動性衡量風險也是這一層次風險管理的範圍。

【資金管理】
或許許多人不這麼認為,但資金管理其實就是position sizing的概念,也就是管理部位大小。
首先是衡量一個單位該有多少資金,這部分應該由風控來決定。
第一個層次是考量,一次能持有多少部位,

也就是單筆(包含很多單位)風險與總資金的關係。
一般而言單筆的風險建議在總資金的0.5%~2%中間,
選擇上則是考量交易頻率、風控、市場波動大小、可承受壓力等因素。
舉例來說,單筆風險設在1%,若一單位交易的最大風控只占資金總量的0.2%,
則此單筆交易最大可以交易5個單位,
當然這不代表你一定得交易5個單位。而大資金優勢往往會在這階段顯現。
第二個層次是考量可承受壓力,

在這裡會遇到兩種考量,是自有資金,或是代操資金。

自有資金可承受的回檔是心理因素,因人而異,
但代操資金考慮到來自客戶的壓力,一般很少允許回檔超過10%。
這一層次的關鍵在於,將第一個層次的風險考量,加上一道安全係數。
如果顧客只允許回檔10%,那顯然單筆交易風險設在1%就十分不明智,
因為這樣一來只要發生10次虧損這筆資金就宣告不治了。

第三個層次是考量資金的成長,
也就是增加了多少資金後,能夠在單筆交易增加1單位的部位。
有許多種方式能進行資金成長的衡量,但只有一個原則,「不應該最大化部位成長」。

許多人用了諸如Kelly公式、百分比法、單筆MDD等方式去估算成長1單位需要增加多少資金,
想尋找獲利最大化的方式。

試想想,一個部位怎麼可能同時最小化風險,又最大化利潤呢? 

這不是在課本上練習數學題,而是實際在市場上交易,

是沒有失誤的餘地的,當資金穩定成長時,逐步降低單筆風險也是必要的過程,
而追求風險最小與獲利最大這種極端性,本身就與「穩定」獲利背道而馳。

這樣,是不是能夠區分出風險管理與資金管理的差異了呢?



投機不應該和投資混為一談 - 談沉沒成本效應


短期的投機套牢以後,為何不應該變成長期投資?

理由是,

「你無法在投機進場後,重新決定投資的報酬。」

---

投入任何一筆資金以前,
都必須先確認自己是在「投資」或是在「投機」

【投資】
投入資金之前,就已經可以確定穩定的未來收益來源(通常是以現金流形式呈現),稱為投資。

換句話說,做投資,大多數時候可以自行決定未來的報酬率是多少。好的投資機會總是充滿著競爭,世界上也隨時充滿著機會去創造一筆好投資。

【投機】
投入資金以後,並無明確固定的收益,獲利或虧損由出場時市場價值所決定。投機的本質就是拿確定的東西去換不確定的東西。

舉例來說,

買股票,領取穩定的股息是投資,賺取價差是投機。

買房子,收取房租是投資,炒房是投機。

做商品買賣,每一筆的買賣都是投機,但如果這些買賣能變成一個穩定的生意,那就是投資。

---
先不考慮一些從中套利的手法,以及投入的時間成本,

投資時,報酬率是根據未來收益,與進場成本所決定。

進場成本的高低有著決定的影響力,好的機會通常很少,但有等待的價值。看似風險很低,實際上也的確很低,主要的風險來源是來自長期持有時市場潛在的極端狀態。

投機則不管成本高低,比起時間的價值它更重視時機的價值,只要未來有人願意出更高的價格,無論現在成本高低都可獲利。

由於沒有穩定收益,投機多是以更多的次數或更高的報酬or勝率,來確保未來的收益。承擔風險較高,因此一般看起來報酬較高。

---

事實上,投資和投機乍看之下,兩者間僅有風險大小的差異。

但投機卻不該變成投資。

從機率上來看,市場可能只有不到20%的時間適合長期投資者進場,

但投機的人不管這些,若在剩下80%的時間中轉為長期持有,就是在失敗的投機決策後,再做出錯誤的投資決策。

「因為早先投入的成本,產生補償動機,以致做出失誤的決策。」

稱為『沉沒成本效應』。

此時若接受正常投資一半或更低的報酬率,等於是讓自己的資金額外再承受2倍甚至更高的長期風險。

這些無關未來決策的沉沒成本,並不只是發生在投機與投資間的轉換;上筆投資、上一筆交易,也同樣都是沉沒成本。

一個常見的錯誤例子是加碼攤平,如果本來手上沒有部位時不會進場的位置,為何手上有部位時決策就變了呢?

一個新的決策,不應該受現有的盈虧與部位所影響。


這樣,
是否瞭解了區分投資與投機差別的重要性呢?

---


「做什麼事情都一樣,越簡單越好,但不要太過粗略。」- 愛因斯坦




策略三個層次:架構、進出場點、濾網


「是否值得買進?」
「什麼時候買進?」

這是兩個完全不同層次的問題。但大多時候被當成同一件事情在處理。

舉個簡單的例子:
「周KD>80」「日KD<30」
是買進時機?

但這兩者並非同一件事情。
事實上,
周KD(長期強勢)判斷是否值得買進,
日KD(短期回檔)判斷才是判斷買進的確切時機。

好像還少了些什麼。

因為在這之前隱藏了一個假設,
「假設價格序列存在某種規律性。」

在這個例子中,是"假設強者恆強"的價格規律性。

這個假設的重要性在於,它是判斷這個策略未來是否有效的重要依據。若未來的價格序列因為某些原因,失去強者恆強的特質時,使用的資料或指標必須足以辨識這種現象...凡事都要從最壞的開始打算起。

當周KD是作為市場價格序列規律的假說時,它就是一種「架構」

【架構】 setups
用作判斷是否進出場與方向的準則,但通常無法辨識進出場點。這準則通常包含:
1.極端現象
2.市場規則
3.市場基本價值
當然,這都不是100%掛保證,因為資料多是落後且不保證正確的,它對未來當然有一定的預測能力,只是沒你我想像的那麼高。儘管如此,也足夠我們取得在市場中的優勢了。

再舉另一個反差的例子:

「5年平均現金股利>2元」「月營收連3月成長」
...然後就買進?

顯然,你不會把公布股利或公佈營收的那天當作進出場點。

並不是因為時間架構太長不適合當作進出場點(如果你的交易是以年為單位或許可以考慮),
這些基本面資訊,只是用來判斷「是否適合進場買進?」的架構,但卻不包含「是否是買進時機?」,也許是一天後、十天後、一個月後,顯然,它可能需要另一種方法來判斷進出場點。

【進出場點】
進出場點的意義有二,
一是時效性,架構只根據價格或其他資料,提供了適當的進出場判斷,但大多時候並沒有包含時效性。許多架構使用一年一次或一季一次的資料,顯然不適合拿來做為進出場時機的判斷。
這也是有些時候進出場點被認為不重要的原因,有些人甚至主張隨機進場,因為如果架構時間週期太長,那顯然進出場點就幾乎難以對績效有所影響。反之而越短的時間週期下進出場點的意義就越重要。

二是與市場行為相互印證,你的架構並非隨時都是非常準確有效,但當它有效時,市場同時也會做出相應的走勢。許多順逆勢策略就是建立在這類假設上,舉例來說,想漲到500日高點的個股,必須得先經過100日新高。當然,這初步走勢也可能只是假象,不必過分樂觀。

【濾網】
是用來避免進出場訊號過於頻繁(實際上架構也有這功能,但用架構當濾網是倒果為因的想法),或者篩選過多雜訊的進出場點。
架構跟濾網很像,差別在於,濾網通常使用與進出場點同樣的資料(因為要過濾進出場點),而架構則可能包含各種各樣的資料(例如基本面資料、籌碼資料、價格波動資料等等)。

---

實際上,架構、進出場點、濾網都只是整個交易系統的一小部分,尤其是進出場點和濾網某些架構下甚至用不著,它對績效的影響程度並沒有一般人想像的那麼高。

架構是個很容易判斷,容易建立,也常常在書上看到的東西,但一般來說它會被誤當成進出場點用,以至於讓人忽略進出場點的存在。
它的內容對整體績效影響不大,但它的有無以及完整性則有巨大的影響,而且是一般大多數人欠缺考量的。

也有些人容易本末倒置,認為進出場點決定了一切,因此重複嘗試著不同的濾網和進出場點的條件與參數,許多過度最佳化的鬼故事就是這樣來的,其實一個已經存在架構了進出場點參數,是不大需要做調整的。
將架構當成進出場點或三者混再一起當成同一件事,只會造成系統的不客觀以及難以實際運行。它無法判斷是否有效或評估退場機制、沒辦法適應市場改變,只因為沒有區別出架構。

下次將分別細說架構與進出場點的內容。



持有現金錯了嗎?


「該投資些什麼?」 許多投資人常常在問這個問題。

無風險利率約3%、股市的年報酬約6%、通膨約2%、稅率20%等等,時時在耳邊聽到。

雖然對於各種機會存在的風險充滿著未知的恐懼。
但手上持有報酬率「0%」的現金彷彿是一種罪惡,
好像不投資每年就如同虧損3~5%一般。

聽起來有這麼一點點不自然,
這問題之中存在一個小盲點。
「為何無法接受手中持有太多現金?」

---

客觀來說,
持有現金真的是一種罪惡嗎?
如果真的是這樣,銀行恐怕是罪惡的根源了(疑...無誤?)

或者這些是基金廣告、股票經紀商、保險廣告為了對你銷售商品而灌輸的觀念,讓你一看到看似不錯的標的,就想要試著追捧5%、8%的洗腦呢?

再者,如果因為罪惡與恐懼感,而進行投資,這樣的投資真的會賺到錢嗎?

---

「罪惡感和恐懼感只會讓別人變得富有,並不會讓自己也變得富有。」

投資些什麼是藝術,不投資則是種哲學,我們並非沒有選擇。
何必為了沒有投資標的而煩惱呢?



學好程式交易 - 就像一場英語演講比賽

《》

如何學習程式交易?
想要做好程式交易,如同想在一場英語演講比賽中取得好成績。

如果你不擅長英語,也不擅長演講,
那勢必得先從寫演講稿開始練習起。

然而,
擅長英語,與擅長演講,哪一種更重要呢?
當然是擅長演講,
句子的速度、措辭的拿捏、語氣的輕重、引人入勝的技巧,

要達到這些,
只須要有基本的英語能力便可以,
更擅長英語當然有加分,
但相較之下,比賽更重視的是「演講」本身。

---

最近剛好很多人問我怎麼學習程式交易,

「會不會很難?」

英語(程式)難不難並不重要,
想取得好成績,
真正關鍵是做好演講(交易)本身!



進出場的進階思考

每個做交易的人都知道「停損」的重要,
但不知道各位有沒有過一個疑問:

「現在停損是正確的決定嗎?」

---
停損是一種在虧損時的出場方式。
大多數人對「停損」的認知不外乎就是
1. 到設定價格停損,例如停損點設在此區間最低點下方。
2. 到設定的損益停損,例如虧損2個ATR後出場。
3. 反向訊號,出現反向訊號後將所有部位反手
4. 其他,例如時間出場等等。

這些停損點,通常在未來都會有一個明確的「點位」。
這點為可能是各種形式,單純價格、MA、趨勢線等等,
當一瞬間價格「穿過」這個點位時,出場便成立了。

---

問題來了,
如果我們將每一次的進出「獨立」出來看,

比方說你是在做『順勢交易』做了一口多單,
進場後出現了停損點,得下一口空單,
這個停損點的位置若不是反向訊號時,
顯然它在邏輯中是一個逆勢訊號。

換句話說,將這筆停損獨立開來,就會變成:

「一個你平常不會放空的地方,只因為"曾經"擁有過一個多頭部位,你就得『被迫』在這個位置放空;」

「但如果手上沒有持有多頭部位,你根本不會在這個位置做任何動作。」

這並非代表停損是錯的,但也說明了,在這時機停損或許不是對的,可能有更好的做法,如果是這樣,你可以開始思考下一個問題。

「市場穿過了我設定的停損價,但『真的』穿過了嗎?」

一個1分鐘前快速穿過的價格,跟一個已經穿過了數小時,並且在穿過後的價格區間打轉,哪一個是真正的「穿過」?

如果我們用一瞬間的穿價,來證明了部位的錯誤,
那難道價格一個突然上揚,就代表部位方向正確了嗎?

---

這就是「點」與「面」的差異,我們常說進場點出場點,其中「點」就包含了價格穿越的概念。實際上,價格是一連串的事件,描述進出場,並不一定要用點來完成。

價格最大的功用,就是「確認」,確認走勢,區別出雜訊,因為我們預期的狀況「可能」會反映在價格上(也可能不會)。比方說,我們用基本面確認了市場轉為多頭走勢,再透過價格的突破,「確認」了我們的看法。

記住,所謂的「走勢」是帶有時間性質在內的,但所謂的「穿過到價」則只是一個點,你不可能用一個「點」去區別出走勢與雜訊的差異。

同樣的道理,你也不會只用一瞬間的「到價」,就確認你的正確或失誤,至少在獲利時你不會這麼做,那為何虧損時你要這麼做呢?

書上是這麼告訴你的:
「嚴格的執行停損,保障你的資本。」

但我聽過一句更有意思的說法:
「市場價格,會往能創造最大成交量的地方移動。」

停損的本質是「限制虧損」,但「限制虧損」不應該變成「限制出場時機」。

如果用價格設定停損,那市場隨時會用力去嘗試觸發你的價格,
同樣的道理也可以用在停利或其他任何出場方式上。
---

結論,市場充滿著雜訊,而「到價」這件事情帶來了2個問題:

1. 讓你在原本不會逆勢進場的地方做了停損或停利等出場。
2. 讓你沒經過「確認」就被雜訊立刻洗出場。



準備好挑戰更困難的策略設計了嗎?



高點到底能不能追?

還在關心抓轉折嗎?
市場裡有個不能說的秘密,
就是,

如果要漲到10倍,

必須要先漲到5倍,

如果要漲到5倍,必須先漲到3倍。
如果要漲到3倍,必須先漲到2倍。

以上,
就是祕密的全部。

所以,
高點到底可不可以追高呢?
或者,
你究竟在害怕些甚麼呢?

---

許多人誤解了高賠率存在的意義,
總想每次都贏,而且還要贏很多。

有些策略,少數幾次成功交易決定了成敗。
"必須"有高賠率。

但有些策略,
靠著高勝率,不需要很高的賠率,
正確來說,
是「不應該」要有很高賠率,
因為辦不到。

如果同時要高勝率與高賠率,
那就會有極長的持有時間及極少的進出次數作為代價,
可以想見,
短期與長期的風險性質完全不同,
風險不見得更低。

你的策略適合哪一種方式呢?

---
如果還沒想通,
再告訴你一個秘密,

想要漲到10倍,
關鍵不是進場,

而是出場。

---

「瞄準月亮,即便你沒達到,你將置身星星之中。」


準備好克服懼高症了嗎?



你所不認識的最大策略虧損

「我的最大策略虧損,中間經歷連虧次數是,」

「 0次!」

這答案有沒有覺得怪怪的?
你沒看錯,就是0次連虧,

一次都沒有。

抱有疑問,代表大家對「最大策略虧損」的認識還不夠。

---

在績效報表中有兩個欄位,


最大策略虧損(Max. Intraday Drawdown),
及最大平倉交易虧損。

字面上意義很容易理解,都是從績效最高點拉回的平倉損益,

只是前者加上了未平倉的浮動損益。

---

那麼為何會有零次這種事情發生?
答案已經擺在眼前了,

「獲利回吐」

不可置信吧?

而獲利之大,造成即便是龐大的回吐值,也超越了過去每一次連續虧損的drawdown。

當然,
這是一個極度特殊的狀況,
而且這種事情幾乎不會發生在短期的交易上。

許多時候,

人們總是將『很難發生的事情』當作是『不會發生的事情』

這才是一個策略真正最大的風險所在。

---

「回測績效並不是在比較好壞,」

「而是透過它,去確認自己對策略認識了多少。」

藉由這個主題,
可以提供了大家重新思考認識自己策略的機會。


「就算是believe 中間也藏了一個 lie。」



虧損是獲利的一部分

這概念或許對沒交易經驗的人來說有點困難,
畢竟對大多數人來說,虧錢經驗都是非常痛苦的。
而對少數人來說,虧損卻只是一種必要的成本。

---

想像一下有個人在經營一家服飾店,
每次批進來的貨,有時賣得好,有時生意清淡,
有時一掃而空,有時門可羅雀。


每一批貨,他都用心把它記在帳上,
漸漸的,他開始找到一些規則,
了解那些貨好賣,那些貨難賣,
狀況並不是這麼快好轉,仍會有賣不出去的時候,
但這些虧損卻是下次賣得更好的成本。
或許還會虧損一陣子,
但他知道這門生意他是否有能力永遠地做下去。



再看看另一個例子,

有個人看到別人賣衣服賺錢,自己也跟著批貨,
這家賺錢,下次他們批甚麼就跟著批,
他的心裡只有賺錢,也只跟著賺錢的人學習,

虧損在認知中似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實際遇到虧損,便認為是這間店不對,
繼續換另一家賺錢的抄方法,
偶而自己也突發奇想,似乎在這之間找到甚麼規律,
於是自己也試著批貨看看,
他也不斷地增加著經驗,
但虧損對他來說只是一種痛苦,
除此之外沒有任何意義。
這門生意只能做到他有天虧到受不了,
或是開始嫌賺的不夠多時結束。

但他時常覺得很奇怪的是,
為何他以前學過方法的店到後來都有賺錢,
只有他到現在仍沒有大幅進展。

---

乍看之下,
兩者的過程所造成的經驗或許影響不大,
靠自己或向別人學習,都是在增加經驗。
但心態上,
如果能接受虧損,並且開始將它化為成功的資本投入,
那麼與不能接受虧損的人相比,
兩者之間將會出現極大的差距。

「單次的賺錢賠錢可以用來衡量單次的成敗,」

「但它無法衡量的是長期的成功。」



員工,是資產還是成本?

今天聽到了一個非常有趣的想法:

員工到底是企業的資產,還是企業的成本?
每間企業都會說:「員工是我們最大的資產!」

但是,
資產負債表上,有把員工列進去嗎?
有把員工的能力,換算成無形資產嗎?
顯然沒有。

員工只會出現在損益表,而且是損益表上的成本,
即便員工換來換去,資產負債表並不會因此改變,
而開除資深年紀大卻漸漸失去生產力的員工,
企業資產不會減少,損益表卻會更佳。

---

對於一個企業來說,這樣做或許充滿爭議,
畢竟企業要對股東負責、對營運效能負責,
但同時也要對員工負責。

當商業價值與社會價值出現矛盾,
企業仍必須抉擇如何對企業長期發展最有利。

---

而相對的,
一位員工,或社會上每一個人,
也都應該對自己負責,

「不要把很難發生的事情,理所當然當成不會發生。」

套用最近很流行的詞,這就是一種「脆弱」。
有興趣可以參考塔雷伯的『反脆弱』這本書,

http://ppt.cc/oC4x

當風險過度集中,
即便機率再低,只要發生一次便無法翻身,
在交易中,也應該極度避免這種模式的交易,
例如長期重複的裸賣選擇權、過度槓桿等。

在生活中也是相同,如果想早死,每天多搶一次黃燈就行,

即便機率不高所以看似不危險,但一千次只要碰到一次車禍,或許人生就可以準備登出了。

---

無論在生活中或在交易中都一樣,
比起穩定、成長、效率等令人振奮的詞,

「生存,永遠是第一要務。」



"If we know exactly how much it's wrong, then it's not so bad."



不知道比知道還重要?

初學者常常追求著穩定獲利,
不管怎樣的市況,
趨勢、盤整、大波動、小波動,每筆交易都想贏。

或許可以告訴他:
「穩定獲利存在,以一種不穩定的方式。」
但講這個有點早。

對一個交易者來說,
最基本的就是區別出
「會賺錢的交易」和「會賠錢的交易」,

不是事後確認,事後已經不重要了,
重點是,事前你已經知道
「如果發生了什麼事,就會賺錢or賠錢。」

交易人到了這階段已經很不錯,
通常擁有著穩定獲利的能力,
但有一部分的人,將會再進入下一個階段。

「會賺錢的交易」、「會賠錢的交易」

和「不知道」。

---

在市場中,
我們常常假設我們自己或策略是無所不知的,
策略非多即空、持有或不持有、該買哪些股票
...諸如此類。

但策略和我們都很少承認一件事,就是

「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現在該做多還是做空,
我不知道現在是便宜還是昂貴,
我不知道這支股票是好是壞,

你或許真的不知道,
但是,

你的策略總是知道該做多還是做空,
你的策略總是知道現在是便宜還是昂貴,
你的策略總是知道某支股票是好是壞。

是你的策略無所不知,或是策略不承認它其實不知道?

這策略可能動用了精密的統計、嚴謹的邏輯、精確的計算,為的就是掩飾一種可怕的東西...「無知」。

在市場中,
無知是一件看起來危險又恐怖的事情不是嗎?
但有一件事情更恐怖,

「90%的汽車司機認為自己的駕駛技術優於平均。」

相信你也不認同這種說法。
在市場中,真正可怕的並不是無知,

「而是被掩飾的無知!」

---

「我們的成功在於我們集中力量於我們能跨越的一尺柵欄上,而不是發現了跨越七尺柵欄的方法。」
-華倫‧巴菲特

同理也適用在其他分析方法上

「真正好的機會,不是在線圖中尋找,而是它會從線圖裡跳出來告訴你它是好機會。」

承認自己並不能掌控一切,
放棄那些似是而非的事情,
然後,
你將看到真正的「機會」。